搜尋此站:

2008-02-15

代罪奇拿(下)

一度被稱為「代罪奇拿」的藝人裸照案的首名被告被控方撤銷控罪,當庭釋放,提早結束半個月的牢房生涯。事源《明報》把當時流傳的幾張裸照送到淫審處評級,結果有部分被評「淫褻」,其餘的只被評為「不雅」。戲劇性的是,「代罪奇拿」發放的一張就被評為「不雅」。換言之,「發放淫褻物品」的控罪當然不成立,控方以此作為拒絕被告保釋的理由亦自然變得不合理。加上警方聲稱被告涉及的另一宗詐騙案未有足夠證據,當庭釋放的結果可謂是理所當然。

這幾天一度有人提出警方「未送檢,先檢控」的做法有問題,而問題今次確實出現了。是讓被告無辜地坐了半個月冤獄也好,是控方錯誤作出指控導致罪有應得者逍遙法外也好,問題的的確確出現了。黃助理處長在一篇報道中提到「警方處理藝人淫照案並無疏忽,是基於過往經驗及專業判斷去處理」,在這個時候作這樣聲明不禁令人有「解釋就是掩飾」的感覺,不過他是說得對的,法律的確賦予執法部門這樣的方便。錯不在警方,只是法例本身有不足之處而已。

有人會質疑淫審處對裸照的評級,也有報導提到警方不排除在完成詐騙案的調查後會再提出撿控,但這通通都是後話。從警方以個人見解「釋法」、錯誤指控首名被告、「奇拿」仍然在逃、相片繼續廣泛流傳等等各種事實來看,今次的事件完完全全暴露了本港對於科技罪案不論在科技上、程序上以及法律上都不足以應乎實際需要的問題。而「奇拿」的高調挑戰亦成功衝擊了這些漏洞,他成利用各大傳媒及廣大網民使各有關方面急於尋求對策,手忙腳亂下頗頗出錯。大概這個「奇拿」不會一早就預計到有這樣的效果,但今次盲拳真的把老師父打得半死了。以上的問題一日不解決,下一個「奇拿」一定會誕生。在漏洞已被赤裸裸地展露的情形下, 衝擊將會更大、更恐怖,而且還會是更有組織的…

正如另一篇報導中轉述郭裁判官所說:「將藝人裸照放在網上供人下載,道德上令人反感,更嚴重侵犯個人私隱,令相片的人士受到更大的傷害」、「照片是不雅或淫褻,沒有分別」,可惜的是法律未能將罪有應得者制裁。有人會覺得氣憤,覺得不應過份執著字眼上的問題,明明是做錯了,幹嘛不可以照判有罪。這就是法律了,法律跟本就是一個把玩字眼的遊戲,而大家都有責任遵守這個遊戲的規則,至多是發現規則有問題後亡羊被牢而已。法律不是萬能,因為它也人訂的。在保護無辜者的同時,也對疑犯或有罪者有一定保障。如果有人一心只想違法者有得到應得之下場,妄顧他們應得之權利,違背法治精神,小心變成下一個夜神月。

事件發展到今時今日,應該差不多會告一段落吧。只要沒有新的受害人,網民大概會漸漸對「閃咭」失去興趣,至多是那段傳說中的短片能牽起短暫的餘波而已。等男主角出來「認衰仔」,再消失一段時間避一陣風頭,善忘的香港人很快就會忘記事件。「閃咭」或會不定期現身流傳一下,但相信將會「降格」為一般色情照甚至只會得到「old news is so exciting」的回應。而第二和第三位被告,以及不排除出現的第四五六位被告,很快就會得到法律的制裁。至於真正的「奇拿」嘛,不是我看低警方,但除非他作案時犯了甚麼致命性的錯誤或有其他突破性的調進展(如有知情人士將他供出),否則技術上似乎是捉不到了,算是他走運吧。

無論如何,希望今次是我最後一次對事件的評論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HTML Tags allowed (e.g. <b>, <i>,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