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站:

2007-01-29

算了吧,記者們!

剛剛又到了台灣的新聞網站想看看有關許瑋倫的新聞,結果看到了這篇報道:
[http://www.ettoday.com/2007/01/29/340-2047667.htm]
可怕128! 許瑋倫和王默君1/28死 曾在書中128頁談死亡
2007/01/29 11:38
影劇中心/綜合報導

許瑋倫在昨天1月28日傷重不治,除了18年前,歌手王默君也在同一天車禍過世的巧合外,許瑋倫生前看的雜誌,上頭「死亡筆記本」一書當中主角,死亡日期也在1月28日,網友還發現,許瑋倫生前曾在自己的書中談論死亡,而那一頁好巧竟然就在128頁。

俏麗的捲髮甜美的笑容,許瑋倫2年前曾經出過一本美容書,叫做《蛋蛋日記》,書中提供了許多愛美女生如何美顏、瘦腿等秘方,目的是教讀者如何從不起眼的丑小鴨搖身變成白天鵝,讓平凡的女性變得更美麗、更有自信心。但是眼尖的網友卻在第128頁看到許瑋倫這麼寫:

「晚上和好朋友相聚的時候,談論到死亡的問題,我都會跟我的好朋友說,如果有一天我先離開了,那你們要輪流來看我,陪我聊天唱歌給我聽,告訴我你們過的好不好,我可以變成你們的小天使保護著你們,你們總是淡淡一笑,然後我就被罵了,每次看到浪漫偶像劇女主角,在最愛的人懷裡死去,這何嘗不是幸福的一種?帶著滿滿的愛還有對方的體溫睡去,這也是一種非常自私的想法。」

最後許瑋倫還留下一個頑皮的笑聲,如今許瑋倫因車禍不幸於1月28日往生,而之前在書上第128頁留下這番話,難怪有網友直呼說這會不會太巧了?

此外,許瑋倫在發生車禍之前,正在翻閱雜誌,剛好就在看到「死亡筆記本」的介紹時,她所搭乘的小車翻覆。而巧合的是「死亡筆記本」當中的主角最後也死了,且死亡日期竟然和許瑋倫同一天,也是1月28日。

另一個巧合還有18年前1月28日,玉女歌手王默君演藝事業正當紅卻在趕往高雄參加演出的途中,搭乘計程車和貨櫃車相撞,王默君當場傷重不治。相隔18年演藝圈同一天,兩位女明星都因為車禍身亡,這樣的巧合令人不勝唏噓。

人都不在了,還在說甚麼無意思的巧合,你們想帶出甚麼訊息?今次意外早有跡可尋?王默君靈魂作崇?還是KIRA、死神路克索命?一年只有 365 日,發生的事件又何其多,有一二三四五件在相同的日子發生實在不算甚麼。聽說過鴿巢原理的人都知道這完全不是巧合,是理所當然的事。至於那頁數嘛,「128 = 1月28日」是你們自己說而已,某某一樣可以將之解作「12月8日」、「12/8」(8月12日)、「1時28分」、「128km/h」,再三個數字加起來還可以作「11月」(她的生日月份),再加就是「2」(車上的人數)…嘩,真巧合!…

你們都是算了吧,別再在製造新聞,妖言惑眾了。

紅顏簿命

昨晚臨睡前在新聞組看到這單新聞:
[http://www.ettoday.com/2007/01/28/340-2047519.htm]
搶救無效 許瑋倫走了 得年28歲
2007/01/28 20:40
影劇中心/綜合報導

偶像藝人許瑋倫車禍重傷,台中澄清醫院28日晚八時半宣佈急救無效,醫生表示許瑋倫由於腦水腫嚴重休克,在下午17:09時心跳停止,經過兩小時搶救,晚間19:37宣告不治,得年28歲,稍晚遺體將送回台北,施易男第一時間聽到這不幸消息痛哭失聲。

許瑋倫是26日深夜和助理開車南下,行經中山高速公路時155公里處,車輛突然撞上高速公路護欄發生打滑,車子橫停在外側車道和路肩之間,一部由黃碧祥駕駛的大貨車閃避不及,撞上許瑋倫助理駕駛的小轎車,導致小轎車的車尾嚴重凹陷變型,許瑋倫和助理也立刻被送到台中澄清醫院治療。

澄清醫院發言人吳建基28日表示許瑋倫昏迷指數還是3,第二個就是瞳孔放大還是沒有光的反應,第三是目前還沒脫離險境,醫師說許瑋倫腦幹水腫沒有消退造成腦壓飆高,陷入重度昏迷,她的父母擔憂焦急徹夜守在病床前,母親甚至哭喊表示願意折壽30年給寶貝女兒。

藝人許瑋倫進入演藝圈嚴格算來只有五年,五年裡她有多部戲劇演出,嘗試演出各種角色,有強悍的女生,也有溫柔體貼的女孩,她總是能詮釋的很好,而且就在她剛踏入這個圈子的第一年,就以「十八歲的約定」這部戲入圍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

『惡男宅急電』片段「你不見棺材不掉淚是不是,是我有被虐待狂,怎麼樣你滿意了吧!」「我是神經病,我有被虐待狂,你為什麼要管那麼多,干你什麼事干你什麼事,因為我愛你。」惡男宅急電裡,許瑋倫飾演一位強悍有主見的新時代女性。

除了堅強的女生許瑋倫演溫柔女孩也是得心應手,『撞球小子』片段「心情有沒有好一點,不要這樣啦!笑一個嘛!哪有人像你這樣笑,笑應該要這樣笑才對啊!」「雖然在愛情上面,我選擇了優里,可是我還是一樣很在乎你啊!我沒有不在乎你啊!你在乎過我當然啊!你是我這一輩子最珍惜最在乎的朋友。」撞球小子裡許瑋倫陷入三角戀情,就算當不成情人也要當朋友。

不同角色,但戲齡只有五年的許瑋倫卻都能詮釋的絲絲入扣,五年前她才剛踏進偶像劇這個圈子,就憑著新人之姿以「十八歲的約定」這部戲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從此星途一路順遂。

除了戲劇邀約不斷,許瑋倫廣告也接不完,從剛出道清新甜美的女生逐漸變得成熟,許瑋倫受到廣大粉絲歡迎,粉絲稱她仙女,還幫她架網站增加人氣這次發生車禍,影迷們更是第一時間上許瑋倫的部落格留言,說大家都在幫她祈禱幫她加油,希望她趕快好起來,再跟喜歡她的粉絲們見面,只是再多的呼喚許瑋倫都聽不到了!

少看台灣劇,不留意台灣娛樂新聞的我不認識她,本來對這單新聞沒甚麼特別的感覺,只是再一次提醒我生命的脆弱,再一次令我覺得要及時行樂、珍惜眼前人而已。近年一次又一次的看到認識的藝人辭世的報導,開始有點看慣了,何況是這位不認識的外地女星,沒甚麼感覺似乎是可以理解的。但她與其他近年辭世的藝人不同的是,她很年輕,只有 28 歲,花樣年華,真是有點可惜。

好奇心驅使下在網絡上搜尋了一下有關她的資料,發覺她很有才華,她畢業於大學的法文系,演戲很有天份,屢受好評,還出過書,懂得多種中西樂器,是一個名符其實的才女。不論是圈中人或是網友都贊她沒有明星的架子,平易近人,看來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可人兒。如果我之前有留意她的新聞的話,嗯…成為偶像就不會啦,過了那個追捧明星的年紀嘛,但我相信我會很欣賞她這位平易近人,多才多藝的女生的。

她的負面新聞不多,大多是和某某男星傳過緋聞而已,當藝人的就是無法倖免的啦。在 youtube 看到一篇綜合節目的短片,關於她和楊丞琳的,再看看楊丞琳的 blog,完全感受到她們之間的友誼。到了她的官方留言板,看到了她的 fans 為她送上的祝福,為她打氣而作的歌,以及得知她走了的消息後對她的懷念…

唉,越看得多似乎越覺傷感。人真的很奇怪,竟然會為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有傷心的感覺。

Fans 們都稱她做仙女,就願她在天國做一個真真正正的仙女吧!瑋倫,妳安息啦~

2007-01-28

又開學了

明天又開學了,時間過得真快。這個 sem break 好像玩得不太夠… 未開學已經又想放假去旅行了,似乎有點兒過份…

噢,今天的日記真短!

2007-01-25

隔世追兇

剛剛無意中發現無線在深夜時段重播幾年前的電視劇集《隔世追兇》,一套近年比較好看的一套無線電視劇集。內容講述由郭晉安飾演的警察何天光透過一個水壺式的大哥大與二十年前的父親(許紹雄飾)合作破案,很吸引的題材。該劇集首播時我也有追看,但詳細劇情記得不太清楚了,很有再追看的衝動。許紹雄是我最喜愛的無線綠葉演員之一,他拍的劇集我真的可說是「由細睇到大」。除了許紹雄外,無線還有不少好的綠葉演員,有些你或許不記得名字,但一見到你就會認得他在某某劇演某某角色。他們有深入民心的形象及豐富的經驗,是無線真正的寶貝。他們雖然名氣不及一眾當紅花旦小生,但無線的劇集如果沒有一兩個綠葉演員,你總會覺得好像缺少了些甚麼似的。

有人認為《隔世追兇》的意念來自幾年前荷里活的電影《Frequency》,指責無線經常抄襲外國劇集,但我覺得其實問題不大。不過我未看過該齣電影,不清楚兩者的相似程度,如果只是題材上相同,劇情不一樣的話,抄襲似乎說不上,最多都是參考而已。無線以外國的片子為藍本,拍一個本地的版本,某程度上是將該概念引入香港,讓更多人可以欣賞到這個的題材。重拍一個本地版本會比直接播出原著多了本地化的元素,更有機會符合本地觀眾的口味。況且原著是一齣電影,《隔世追兇》是一套電視劇集,兩者性質不同,播出的效果會有分別。其實外國也有「借橋」的成功例子,荷里活電影《The Departed》就是源自本地的《無間道》了,國際間的口裨算是不錯,最近還好像獲得了度奧斯卡金像獎的獎項提名呢。不過來自同一概念的電影/劇集,被人拿來比較就很難避免了。

2007-01-24

開源.自由

今次的「開源 」並不是指金錢上要找多些收入來源(不過有當然好 :D),而是「開放原始碼」軟件的「開源」註[1]

簡單說明一下,所有電腦程式都是從原始碼編譯而成的。對於「開源軟件」的定義有幾個不同的版,網上亦有很多的爭論,但我認為其中最簡單直接的解釋就是將軟件的原始碼公開,讓所有人都可以參與開發過程。很明顯,開源軟件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集合大眾智慧,任何人只要有興趣都可以出一分力。開源軟件亦能有效地將知識傳播開去,知識始終是屬於大眾的,可惜的是很多時大眾得到知識的權利都被商業利益所覆蓋。大部分「開放原始碼」軟件都是供免費使用的,但這並不是絕對。軟件的使用、修改及發放都受到許可證的限制,即使你擁有軟件原始碼的存取權並不代表你有權使用該原始碼編譯而成的軟件,一切都取決於許可證中的條文。許可證就像一張僱員合約,內裡的條文有法律的約束力,大部分的僱員合約可能都賦予僱員某些條例,但一切都以合約上白紙黑字寫明的作準。常見的開源軟件許可證有 GPLBSD 許可證Mozilla 公用許可證等等,每種許可證都有其獨特之處,篇幅所限不作詳述了。

和開源軟件息息相關的就是「自由軟件」,英文作“free software”。中文的名稱明顯比英文的清晰,“free software”的“free”乃「自由」並非「免費」,「免費軟件」是“freeware”,“free software”只是“freeware”的其中一種。自由軟件比免費軟件有著更多的特質,跟據自由軟件基金會的定義,自由軟件賦予使用者四種基本自由:
  1. 使用的自由
  2. 研究及修改的自由
  3. 重新發放的自由
  4. 發放修改後本的自由
在某些人對開源軟件的定義而言,開源軟件有著類似以上所述自由軟件的特性。我覺得在定義/名字上作出太多的爭論的意義不大,應該著重的反而是該軟件賦予使用者的權利,因這才是真真正正影響到使用者的。為清晰起見,我個人比較喜歡使用「自由軟件」去形容有以上特質的軟件。

最近心血來潮找來了很多很有水準的開源/自由軟件,有甚至比那些所謂軟體界鉅子所推出的老自號更好用,功能更強大。幾乎甚麼類型的都有:圖像處理、文書處理、瀏覽器、網絡工具甚至軟件開發常用的整合開發環境等等都有,將來有機會的話會逐一向大家介紹一下。

註[1]:有人可能會問為甚麼是「開源」不是「開原」。背後的原因是英文“source code”的中文譯名可意譯作「原始碼」或直譯作「源(source)代碼(code)」,兩者是互通的。「開源軟件」就是「開放源代碼軟件」的簡稱,故一般會寫作「開源」,這亦比較接近英文的“open source”的意思。

2007-01-21

2007-01-20

寫 blog 的次數越來越疏,變懶了,又或許是之前太習慣用口語,現在要改變就不能得心應手。無論如何,先來個 batch update 吧。

這個星期似乎沒發生甚麼大事,主要都是去上班和睡覺啦。上班的確很累人,幸好我只是 part-time,工作也不是太繁忙,遲一點回去也沒甚麼大不了。還有一星期就開學,在排隊的科目還未甚麼進展,只有繼續等吧。

星期六本來想到域多利監獄參觀順便影一下相,誰不知這個週未是最後的開放日,門票全部售罄。結果活動取消,整天就在家裡休息,就當是為前一星期的工作和前一晚的演唱會回氣吧。可能因為睡得太多,晚上睡不著,心血來潮看完了上年從台灣買回來小說《池袋西口公園》,作者是石田衣良,故事圍繞一班在東京池袋駐足的邊緣少年,曾經被改篇為日劇及漫畫。算是不賴啦,作為一本偵探推理小說而言略嫌有點太過平鋪直序了,但就能夠很真實地描寫出社會的另一面,也有點發人深省。大家有空的話也不妨看看。

累了,下次再寫吧。

we stand as one

星期五去看了《Hocc Live in Unity 2007: we stand as one》演唱會,超正!很喜歡演唱會的開場,青山大樂隊及 hocc 一個個緩緩的走上台,拿起樂器就開始奏了,簡簡單單沒有花巧,夠直接。我不是她的 die-hard fans,但就是欣賞她這份率直的性格,當然還有她的音樂。當晚現場氣氛超好,幾乎站足全場,拍到那兩條吹氣棒棒像快要爆似的,聲線也叫到沙了!只有唱慢歌的時候才坐下細心欣賞,順便回一下氣。演唱會我看過不少,但這次算是頭一次看得這麼疲倦的,也是頭一次見到上面山頂的朋友都可以這麼投入的。我看的一場雖沒嘉賓,但整晚都沒冷場,應記一功的是青山大樂隊連間場時都不忘演奏帶動全場氣氛。雖然整個演唱會不是零瑕疵,歌詞有時唱錯了,亦不像學友克勤等有著播 CD 一樣的聲線,但勝在現場感十足!總括而言,這是一個十個 GOOD 加五個 EXCELLENT 的演唱會!

2007-01-14

2007-01-14

幾天無寫,來個幾天的總結。

之前身首異處的 USB flash key已被新買的取代,容量大了一倍,速度亦快了很多。不過完全忘記了以前放了些甚麼進去,所以現在還是空空的…算了吧,遲些再慢慢搞。

星期五去了深水埗的電腦節,人實在很多。見到好像很抵買的無線 Router,但最終都沒有買到。反而買了一隻想買已久的 Laser Mouse,可惜總是用不到,真的很奇怪,明天可能要打去客戶服務熱線詢問一下。

公司在佐敦租了一個辨公室,明天起可以到那裡上班了。有一個正正式式的工作位置做事會比較有效率,只是要工作時間沒以前般靈活和要早點起身吧!

2007-01-09

身首異處

剛剛才想起有一件特別事故忘了記下來…

話說我的 USB Flash Key 的接頭一向都有點接觸不良的問題,插入電腦之後總要向上托一托才可被認到。前幾天 scan 完相用 USB Flash Key 抄回自己的電腦時,不知為甚麼怎樣托也沒有反應。仔細看一看,發現那個接頭已經鬆了。嘗試調較一下角度尋找接觸較好的位置,可能調較得太多的關係,金屬/塑膠疲勞,接頭斷了。

就是這樣,我的家就多了一支身首異處的 USB Flash Key… 雖說買過新的不是太貴,但…我忘記了裡面有沒有重要的檔案呢!!!

至於相片嘛…由於場面太過血腥恐怖,都是免了。我是不會像毒果日報般用血腥場面的震撼吸引讀者,再隨便打上「簿格」就想變得老少咸宜,其實就是引起公眾不安呀~

2007-01-08

Holga 單車團(相)

之前提過 Holga 單車團的相片終於 scan 好了。

先來一張我的 Holga 相機像,印象中我是第一次拍它…

感覺怪怪吧?對,又是 Holga 的「特別效果」… 借迪的 Holga 拍的,好像有一點故障,加上 RDPIII 底片推高兩級再 E2C 就造出這樣的「效果」…

第一次試 E2C(又名 cross-processing),為了解決 Holga 光圈太少難以過量曝光的問題(迪說過量曝光後 E2C 效果會較好),用了 ISO 400 的 RHPIII 正片。出來的效果很滿意,相信以後會多玩。E2C 後顏色會和實際的有出入,感覺怪怪的,很有趣:



途中更遇上了哈姆太郎(大概是附近的小朋友在晾曬他的毛公仔吧…)


之後換了另一卷也是 ISO 400 的底片,和上面的相片比較起來顏色沒那麼豐富,或許我不太應該把它們放在一起:




其他的相都放在我的相簿內,名為 Holga 的相簿入面,歡迎參觀。

2007-01-07

濕地公園

今日陪了 lun 到天水圍考試,約二時送了她入試場後,無所事事的到濕地公園走了一趟。

由嘉湖銀座步行過去約需十五至二十分鐘,原來真的這麼近。濕地公園的入口是一個外觀頗特別的訪客中心,中間是通往入口的大道,左右兩旁各有一道往上的斜坡。先到售票處買了一張半價的學生票(當學生真好!),進場後發現訪客中心(其實公園內大部分建築也是)主要利用日光作照明,牆身的裝飾用了不少大自然的素材,令人感覺很舒適。整座建築物的設計都很能夠融入附近的自然環境之中,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訪客中心內往大家樂的通道旁邊一個像是沒有邊的水池。它的水平面略比外面濕地水塘的高,視線內兩個水平面有著不同的反光,整個構圖真的很美,但我不太懂得形容。我用了隨身的 Holga 拍了幾張照片,希望出來效果會不錯(不過用 Holga 拍的效果從來都是不能預計的…)。可惜剛吃了午飯,不然在那間大家樂吃個下午茶享受一下美景也不錯。

之後沿著那條忘記了名字的徑(大概是甚麼漫遊徑)走完了整個公園,老實說沒甚麼特別。整個公園印象最深刻的倒是它的建築設計,其他那些動植物我都沒有怎麼去特別留意,反正我今天的目的只是閒逛一下、拍下照、親近一下大自然而已(雖然向後望那些屋苑有點大剎風景…)。 臨走前循例地到各展館走了一轉,亦循例地探望了貝貝及其他展出的動物。看完後唯一的感覺只是替那些淪為展品失去自由的動物可憐…

結果我用了約兩個小時完成了第一次濕地公園之旅,回到天水圍正好是 lun 考完的時間。本來想乘輕鐵到元朗,不過最後因為不知應該搭哪條路線而改乘了小巴。十五分鐘多就到達元朗,再轉乘 76K 到我家竟用了近一小時,很累…

之後的不多說了,總之今天就是令人疲倦的一天…走了一天雙腳尤其累,還是趁假期早點睡休息一下了,晚安!

2007-01-04

NDSL

雖然我用的網路供應商似乎不太受上星期的大災難影響,MSN/ICQ 等都可以用得到,瀏覽海外網站也可以透過網路供應商提供的代理伺服器就可以連接得到,不過見 MSN/ICQ 的好友列表上只得聊聊幾人上線,我自己又對於透過其他人的代理伺服器瀏覽電子郵件等私人內容等又感覺不自在(職業病吧?),這幾天上網的時間似乎短了。聖誕期間和妹妹夾份買的 NDSL 正好用來消磨時間。不計兼職要做的工作和睡覺的時間,其餘大部份時間都用了來玩 NDSL。

這部遊戲機實在很好玩,其多元化的操作方式增加了玩家和遊戲中人物的互動,令玩家更投入,大大提高了遊戲的可玩性。的確,現今電玩產業需要的就是這些新意念,相比起那些只懂得麻目推出續集,單靠更新人物設定或造型,馬馬虎虎地加入一兩個新人物就算的遊戲,NDSL 上的遊戲顯得有誠意的多。

近期比較愛玩的遊有:《Trauma Center: Under The Knife》(日文版為《超執刀 カドゥケウス》),玩家扮演一個外科手術醫生,透過 NDSL 的輕觸式螢幕為病人做手術。當中的某些手術過程相當繁複,不時又要頗準確地畫出某些圖形(例如用放大儀要在要放大的部位畫一個圓),加上有限的時間,真的可以令人體會到醫生做手術時的緊張心情。

另外還有《Phoenix Wright: Ace Attorney》(日:《逆転裁判 蘇る逆転》),玩家扮演一位辯護律師,透過在法庭上找上證人證供上的矛盾去找出真相,為無辜的被告洗脫罪名,同時將真正的兇手繩之於法。其實我以前已經玩過這個遊戲,不過我玩的只是國內同胞所製作的中文化 Flash 版本,故事不太完整。NDSL 版本充份利用了其雙顯示屏令比對證供和證品更方便,亦加入了聲控系統讓玩家可以過一下大叫”Objection”的癮(不過我一定不會在街上試…太白痴了…)。跟據官方網站所說,到了第五章還可以利用輕觸式螢幕和向內置的咪高風吹氣去套取指摸,不過我還未玩到那裡,很期待。這是一個很費神的遊戲,因為你幾乎不可以錯過任何一句對白甚至畫面上出現的細節,但這亦是遊戲好玩之處。

不可缺少的當然有任天堂的經典遊戲如《Mario Kart DS》和《New Super Mario Bros》。玩法大致上和舊作一樣,只是後者多了一些新小遊戲和道具,故事也不同。對於偶然還會玩玩超任模擬器的我,這都是不能不玩的遊戲之一。其實在任何一代任天堂遊戲機都不應錯過這些經典(呀,有沒有 Wii 版本呢?可以用 Wiimote 控制的話應該會相當有趣)。

其實還聽聞過其他好玩的遊戲,但一時間玩不了那麼多,有待遲些再發掘吧。

2007-01-02

Blogger Beta: Label Counter Bug?

I have a habit to apply exactly one language label to each of my blog posts such that the sum of posts labeled with each language should be give the total number of posts. However, I noticed something strange tonight:

posts labeled "[Lang=English]" + posts labeled "[Lang=中文]" = 3 + 67 = 70
2007 Archive + 2006 Archive = 1 + 72 = 73
They were different!!! My first guess was that I forgot to apply the language label to some of my posts. After some efforts, I confirmed that it was not the case.

In the "Edit Post" page, I found that there were totally 4 posts labeled "[Lang=English]" but on the left it only showed 3:

The counter for "[Lang=中文]" was incorrect too, it showed 67 instead of 69:


My programming sense told me that improper handling of special characters like "[", "]" and "=" could be the root cause, but very soon later I discovered similar issues in the "Blogging" and "日記" labels, disproving my guess:



Then I noticed that all the post labeled "Blogging" were also labeled "[Lang=English]", while all post labeled "日記" were also labeled "[Lang=中文]". A more interesting finding was that, the number of missing counts for "Blogging" was the same as that of "[Lang=English]" (both missed 1), and the number of missing counts for "日記" was equal to that of "[Lang=中文]" (both missed 2). I suspected some posts were causing the issue.

I tried to apply a new label "Blogging_test" to all the posts labeled "Blogging". If I was correct, the new label should also have a missing count of 1 (like the case for the label "Blogging"). However, the result showed clearly that I was wrong again - the label count is 2 - there was no missing count:

I double-verified this by listing only those labeled "Blogging_test":


So it was not the posts causing the issue. I deleted the problematic labels and re-created them, but this didn't help. It seemed that the problem could be related to cache. I cleared the browser cache, used another browser, or even asked my friend who used a different ISP from me to eliminate the factor of ISP cache, but all these got the same result. Maybe Google or someone else in the transmission pathway cached the result? Maybe it is a bug in Blogger Beta? I don't know...

Did anyone encounter the same issue? Any idea or findings about that?

2007-01-01

新年快樂!

正式踏入2007,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再祝地球先生快些康復以及世界和平!

新的一年,改一改我寫 blog 的作風,嘗試盡量少用口語,順道鍛練一下我的中文寫作。

2006的其中一件大事是我重獲學生的身份-用八達通過地鐵的入閘機時再次響起「嘟嘟嘟」的聲音。經過一年多的實習,我的眼光闊了,社會上的百態也看得清楚了。不過學業上似乎生疏了,今個學期的成績退步了,連做功課和編程的效率都大不如前。本來計劃靠這個學期拉高我的 GGA,保住我的second-up honor,好讓我下一個學期可以放肆一下,報讀一下那些有興趣但難取好成績的科目。可惜經過ECON150、ELEC314及COMP362三科的衝擊,我的 second-up honor 似乎笈笈可危,看來我下個學期都要以萬事以成績為先… 有時會在想為何我的成績會退步到這個地步,或許是兼職太忙吧,但我不想放棄,因為那是難得的機會,對我將來在這行發展亦有重大的幫助;又或許是我太懶吧,自從上年實習後我似乎經常都睡不夠,意志力亦好像沒以前的強,做事時容易分心,效率奇低;或許還有其他原因,但無論如何,解決方法只有努力讀書吧…

也總結一下這幾天發生的事:
27/12 去剪了頭髮,一坐就坐了差不多五小時,坐得我腰酸背痛…

28/12 回了科大開會…

29/12 一大清早就起了床,因要在九時前到達數碼港微軟的辨公室看 webinar。webinar 的內容有關 Vista 的保安及法證,似乎做得不錯,不過一切還待真正用過才知道。晚上到了銅鑼灣和 CSIE 的同學仔唱 K,很人齊的一次,出席的有 17 人之多。一唱就唱了差不多八小時,本來想唱通宵,但人越來越少之後大家似乎都體力不繼,結果在零晨三時多就回家了。

30/12 睡了三四個小時就回去科大 UC Bistro 與 Programming Team 的隊友吃飯。這個聞名已久的 UC Bistro 三年多來我還是第一次試,不過感覺實在麻麻。一坐下就先「游說」我們每人先叫一杯十多元的「鮮果汁」,有人只叫一杯白開水侍應竟然扮作聽不到,重覆問他要甚麼果汁…之後又不斷催促我們下單,明明 80% 以上的座位都是空的…有一個 Order 錯了,很不願意似的拿回廚房,不消數分鐘就原碟拿回來,只交帶一聲說原本點的沒貨就放下碟子走開了,問也不問我們接受與否…我點的燒牛肉又不知怎地份量比其他少三份一以上…真的不明白這樣的服務態度和品質憑甚麼收這樣貴的價錢。臨走前見到 TVB 的某位女藝員,忘記了名字,之後問人才知應該是曹眾。飯後到了 Teddy 在大埔仔的住所玩 Wii,很新奇有趣,不過玩得久實在很累人。黃昏到了舊同事家燒烤,大家都很久沒見面了。準備了「自砌相機」去交換禮物,但似乎臨時取消了該環節,有人對這個有興趣嗎?晚上到了寶林吃甜品,在貼在甜品鋪門口的報導竟然見到 Hall-mate 的樣子!

31/12 到了綸的家幫手,順便吃個除夕飯。飯後玩Uno打麻雀玩啤牌打曹操傳迎接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