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站:

2014-04-08

「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事緣今天應考文憑試中國語文科作文考試,其中一題要求考生以本文第一段為首,並以「必要的沉默」為題,寫一篇文章。

說起「沉默」,我首先想起的是「沉默是金」。這四字是古人的智慧,也似乎是中國人看重是美德,自小老師家長就如廝教導我們,所以大家潛意識中都似乎認為這是對的。不過想深一層,其為何沉默會是金呢?一般人大概會這樣解釋:「因為沒有深思熟慮的發言往往會帶來誤會,甚致導致紛爭,言多必失,所以要慎言。」這樣看來,重點似乎是怕得失別人,至於所說的是否有道理,是否真確,似乎不在首要考慮之列。

那甚麼「沉默」才是「必要」呢?如果沉默真的要防止得失別人、減少紛爭的話,那「必要的沉默」就是大概就是面對萬萬不能得失的人,或發生紛爭是會有不好的結果的情況下應有的態度。甚麼是「萬萬不能得失的人」?通常都是和本人或是重視的人事物有切身利益關係的人,因為得失了大概會影響到既得或將會得到的利益。又或是是有權有勢之士,又或者是比你強的人而可能威脅到你的人。想到這裡,我好像認為自己稍為明白了一點為何沉默是「金」。

現實生活的確充滿著這樣的人,例如長輩,又例如當權者。這不禁令人想到最近社會發生的很多事情。面對種種心裡似乎認為不對的事,大部分似乎選擇了做「沉默的大多數」。有些人甚至認為不沉默會帶來更差的後果,所以本末倒置地覺得這些事情其實都不算是錯的。
再繼續想下去,我的腦海中似乎隱約地在懷疑沉默是否真的是必要。似乎有更多的論點會從將要被打開的潘多拉盒子中跑出來。

就在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本題目中「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這個前設似乎提示著出題者的某種價值觀,當然這種價值觀會或多或少被反映在本題目的評分準則之內。再想到改卷的考官其實是和本人分數有密切關係的人,心裡突然一寒。那個潘多拉盒子也只好被關上。作為生物的本能告訴我,這就是必要的沉默。反正在這篇試卷中就算寫出了再正確的大道理,讀到的大概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人;反正在這裡就算指出了甚麼不對的事情,也大概不會改變了甚麼。權衡輕重,多說是無意義的,沉默才是必要。

最初構思這篇文章的當時我的確曾經想就這個題目力陳己見,但最後都選擇了沉默。考慮到考試的分數,考慮到分數所影響到將來的金,我的確認為起碼在這篇文章中,沉默是必要的。

2014-03-14

流動小販去賣私房菜

好耐無更新
是日睇到一篇新聞見到有關「流動小販」同「私房菜」既比喻
實在太有啟發性
興之所致寫咗潮文一篇。
留喺度當紀錄。

===
(以下內容純屬9up,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是咁的,原本某區有個飲食中心得兩間食肆。

食肆T嚟嚟去去都係得嗰幾味,不過俾佢諗到A餐叉燒煎旦飯B餐煎旦叉燒飯咁執咗幾個餐出來不時換下餐牌,悶係悶d但總算食唔死人,叉燒煎旦飯簡簡單單又係唔少人既至愛,大家無乜選擇之下,正所謂有食唔食,罪大惡極,總算不時會幫襯下佢。

食肆A淨係識喺外國買D泡菜杯麵(仲要喺就過期既!)返來搵熱水沖, 自己個廚房都唔知幾耐無用過,咁樣梗係無乜人幫襯啦!但唔知點解佢一日沖嗰幾個杯麵都做得住唔駛執笠喎!或者有後台掛。

Anyway 呢個情況維持咗好一段時間,毫無競爭之下,食肆T越做越是但,叉燒煎旦飯都無埋,得返“是是但但飯”(謎之聲:「豉油雞旦飯就豉油雞旦飯啦,你之前加埋隻荷包旦,俾著你咪 ¥22 碗,是咩但是爛但飯呀,咪懶有型啦o靚仔!」)。越來越多街坊希望有多D新選擇。

好啦,該區幹部好似終於聽到呢D意見,搵專業測量公司研究一下發現原來個飲食中心仲有大把擴建空間,話會招攬多D新食肆加入。

結果有3間餐廳H,I同P表示有興趣交咗申請。餐廳H雄心壯志,立志為該區食客們帶來前所未有既美食,投資咗好多資源去研發新菜式同添置新器材。佢地仲攪過試食,唔少試過既街坊們都讚好,好期待佢正式開張。

但唔知點解,申請結果公佈後發現唔知點解只批準咗餐廳I同P喺飲食中心開業,大熱門餐廳H竟然申請失敗,講講下亦由原本無上限變咗話只得兩個新舖位。而負責最後拍板既地區領導無交待確實原因,只係話開過會討論過,而且會議內容要保密,考慮過 包括專家意見但不包括政治既一籃子因素之後決定唔批準餐廳H既申請,又話咩食物質素唔係唯一既考慮。

街坊們當然唔滿意啦,件事越攪越大,連測量公司既人都出來話佢地其實都係建議接受晒3間餐廳既申請。讀過歷史既都大概知道,呢個咁多口既人雖然好勇敢但最後好似都係唔會有乜好結果,不過似乎大家實在做唔到D乜,始終係人地公司內部決定嘛。

之後地區領導同幹部隱約放風話因為餐廳H計劃六年內喺菜單爭加30個新菜式,太過激進,不利市場健康發展,仲話明知行唔通都要批準係不負責任。街坊們實在攪唔清領導們係怕只係食慣得ABCD餐揀既街坊接受唔到囉,定係怕食肆T同A之中會其中一間或更多做唔住。不過無論如何由細到大睇ETV得知該區得以發展迅速全賴自由市場既街坊們即刻O晒咀,不過佢地選擇咗搵粒花生塞住個O咀然後繼續睇戲。

餐廳H老闆當然唔服,可惜攪呢攪路都係徒勞無功,唔可以將領導幹部們所煮成既熟飯變返生米都預咗,但拎少少冷飯抄個飯都唔得!好在佢最後咁啱喺附近搵到個拎流動熟食小販牌既街邊魚旦檔,又俾佢同佢上頭傾掂咗成個買咗返來做。不過佢跟據多年做生意既經驗,知道賣魚旦頂多都係俾你賣到$40蚊一串搾下D遊客…個荷包,唔通真係撈埋懶尿蝦同牛丸一齊做懶尿牛丸咩笨。結果佢決定將正餐引入街邊檔,並打算幾個月後正式開業。

事與願違,該區管飲食既部門突然又善意提醒餐廳H老闆就算街邊檔賣正餐如果一個月做賣到5000份的話,依飲食中心餐廳條例都要有申請正式食肆牌先得。

餐廳H問明明之前個街邊賣魚旦一個月都唔只賣5000串點解唔駛牌,佢一買咗個檔口就突然要牌呢?飲食部門幹部一再強調以前個檔口賣魚旦但而家你賣正餐係唔同的,佢地唔係要針對任何餐廳,更加唔係要針對餐廳H老闆本人。街坊們隱約了解到原來「流動」熟食小販同餐廳既主要分別原來係食品既份量,雖然佢地好多人經過長期有食唔食罪大惡極既鍛練後胃口已經好大,每日行過街邊檔食魚旦既份量已經多過佢地喺飲食中心食到,個匙羹有咁大個得咁大個,豉油有咁咸得咁咸,D飯煮得有咁淋得咁淋,等人快D食完仲要買多杯野飯既鼓油雞旦飯。

話人地以前用CMMB牌紙袋包住串魚旦而家你同人地食肆A同T一樣用緊新型DTMB牌發泡膠飯盒喎點同呢。聰慧既街坊們突然仿然大悟先發覺原來真正問題係流動熟食小販只可以用紙袋唔可以用發泡膠盒。

餐廳H老闆又問明明好多正式文件都有講過話流動熟食小販牌唔受餐廳條例規管喎,飲食部門幹部竟然回覆話佢做正餐外賣咁街坊就可以買入去飲食中心慢慢吃,俗稱「入屋」,咁同唔流動有咩分別,話自己賣飯盒係流動係「捉字蝨」,梗係要受飲食中心規管啦!

餐廳H老闆話咁飲食中心可以唔俾人帶外來食品去食嘛,佢地亦從來無講過打算要「入屋」,況且而家咁多人帶老M入去食又無人捉!飲食部門幹部好似答咗D野,意思大概係話流動熟食小販有責任防止佢賣既食物被帶入其他餐廳,要飲食中心防止街坊帶入外來食品係「製造麻煩」。

之仲飲食部門幹部本著「為人為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精神,提議餐廳H考慮搵效法東南亞某D地方既人平時買野食咁樣用塊學名DVB-H既芭蕉葉包住個正餐賣俾人,事關返塊芭蕉葉包跟本包唔晒成個正餐,街坊買完逼住喺街盡快食否則實跌晒落地,咁樣不可能一個月賣到5000份,更唔駛擔心佢地呢D入飲食中心食啦。街坊們仲喺度迷惘緊「東南亞好多國家都發展緊,究竟仲有邊度咁落後主要用緊芭蕉葉包飯食唔用飯盒」之際,餐廳H老闆己經忍唔住問飲食部門幹部如果以後真係有基因科技進步,發明咗可以穩陣咁包住成個正餐既芭蕉葉點算,竟然得到回覆話假設性問題唔答,但轉個頭又同記者講如果若兩年後或未來十年真係一個月賣到5000份,到時就會依法辦事。

餐廳H老闆覺得匪夷所思,唯有表示:「點解俾條黑路我行,我都係諗住為呢區飲食行業做D野啫,冇諗到會鋪禾稈草俾個陷阱我踩,我如果真係用DVB-H包住D飯賣,係會坐監架,你知唔知呀!你唔俾咪唔俾囉…」。

(待續)

2013-04-26

矛盾

矛盾是,明明很想睡多幾覺,但卻又寧願做一些明明平時都不會做的東西(如寫blog)都不想去睡覺。

2013-02-24

噢,這是更新!

這裡幾乎是每半年才更新一次,連 Blogger 的介面都改得差點兒不認得。

在這個社交網絡及 Micro blogging 盛行的年代,大家更新近況甚是吐糟的平台都改變了不少,最近更發現用了幾年的 Flickr Pro 帳戶都變回普通帳戶。Blog 的用途不及以前大了。但無聊時回來讀讀以前的文章還是好的,且看看以後可不可能更新得稍為頻密一點。

2012-09-09

Gutalala~ Sudalala~ ♫


《二十世紀少年》中,「朋友」透過種種既洗腦手段控制人民,最後賢知一派(港譯: 健次一派 )透過簡單的幾句音樂喚醒人民並最後終極勝利,就在敵方大本營世博公園的太陽塔下舉行音樂會,大唱Gutalala~ Sudalala~

而最近香港正興起一場撤回民教育/反洗腦教育運動,身為二十一世紀少年既學民思潮發起佔領政府總部行動長達十日,高峰期官方公佈有12萬市民參與,迫使政府在議題上作出些微讓步。可惜政府的以退為進令學民思潮同其他反國民教育聯盟不得不為保輿論而改變抗爭模式。

就在佔領結束時學民思潮召集人黃同學強調抗爭還未完結,並約定大家在取得真正勝利後一起回到政府總部公民廣場慶祝!這就像二十世紀少年此結局一樣。

讓我們一起期待公民廣場響起 Gutalala~ Sudalala~歌聲之日的來臨吧!


按:有無人可以為歌曲重新編上歌詞?